2016年全国两会代表医疗方面建议梳理

2016年全国两会代表医疗方面建议梳理


 3月5日开始,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陆续上传代表建议摘登,北青网经过梳理发现,建议涵盖了环保、医疗、教育等各类热点话题。可以看出,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也是代表建议中的高频词,其中既有高屋建瓴的大议题,也有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小话题。北青网选登其中一些有代表性的建议,与网友一起关注各领域未来有可能产生的变化。

  >>医疗

  1.陈致慜:质控中药材不受污染

  【代表介绍】全国人大代表、河北邯郸摩罗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代表案据】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但目前我国的中医药只占世界市场份额不足20%,而日本和韩国占到了近80%,且大部釆用的都是汉方。原因主要有几下几个方面:一、原药材的种植、储存等管理规范缺失,原药材的地产种植区域不清,产期不明;二、中药生产企业同名产品普遍存在,中药品种低水平重复及无序竞争问题突出,诸多历史原因造成的部分企业中药生产工艺技术水平低下,制约了中药大品种的形成;三、中药生产企业税赋过重(原药材购进按农产品13%抵扣,中药产品按工业品17%增交),造成发展后劲不足;四、一些跨国医药企业借助资金和技术优势,正在进军中药巿场,倒逼形式严峻。

  【代表方案】一、对已成规模的地产药材,国家从资金上应给予支持,拨专款购置检测设备,强化培训,从源头上质控药材不受污染,消灭薰蒸及添加剂浸泡,确保药材内在含量,确保重金属、农残不超标。二、建议国家拨出专项资金支持传统中药企业改造升级,筑高技术壁垒,实现生产全过程的智能化在线监控。三、建议国家相关部门为发展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出台切实可行的政策,给中药生产企业减负收费标准、税赋标准,以增强做强做大的后劲。

  【北青网延伸阅读】媒体2014年曾报道,国际环保组织发布报告称,对美国、英国等七个国家的产自中国的中药材产品进行了抽样检测,发现样品中含有多种农药残留。另外,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大批量地从中国进口粗加工的中药原料精加工成中成药,获取巨大的利润。目前业内公认的是,韩国、日本、美国等国外的企业直接垄断了中成药国际市场约90%的份额。

  另有记者调查指出,不少中医明知道病人什么症状、该用什么方剂,但苦于没有好药材可用,“无药可用,犹如砍掉了中医的左膀右臂,有力使不出”。江西一家中药饮片公司总经理袁艳金直言,目前市场上的中药材质量良莠不齐,甚至有不少假冒伪劣产品,很容易影响药效,甚至发生事故。

2.祝淑钗:望住院医师规培更完善

  【代表介绍】全国人大代表、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放疗三科主任

  【代表案据】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自2015年起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启动,目的是对大学5年本科毕业后的医学生接受为期3年的规范化培训,使其成为合格的临床住院医师。按照最新规培政策,新毕业生必须参加为期33个月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和临床医学理论课、常规临床操作技能和相关法律法规等方面的一系列考试考核。在住培开始后半年期间内,调研了多家不同等级和地域的单位,经过住培学员的反馈和当地住培管理人员的沟通交流,发现各地在开展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过程中均存在不少的问题。具体如下:

  1.指导教师的带教意识和经验不足,各科室轮转计划不合理。带教老师的教学能力、教学意识、医德医风没有严格的评价指标和持证上岗制度的约束,日常交给学员的临床事务性工作较多,而真正技术含量高的常规临床操作技能较少,造成培训质量下降。此外,规培轮转计划较不合理,对于刚入学的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来说,在培养方案方面可能针对性不足,目标不明确。

  2.住院医师规培待遇较差,学员积极性不高。读完硕士、博士后不被承认是合格的医生,必须进行规范化培训三年方可取得医生资格,对其心理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这些毕业生平均年龄已达27-29岁,面临结婚成家生育等诸多民生问题,目前参加培训的学员大多面临穷苦潦倒的生活窘境。调查中有一名基层医院医生来参加我院规培,每个月原单位只发放给他1000元基本工资,加国家规培每月2000元补助津贴,年过三十的博士还靠家里接济生活。我国医务人员本来待遇就低,医疗环境恶劣,医学院的招生人数在减少,从医人数也逐年下降,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存在的诸多问题,会加快医疗人才短缺的速度。

  【代表方案】希望规培更加完善,真正让这一与医疗改革密切相关的制度理顺,制定出相应的措施和具体方案。

  【北青网延伸阅读】2月24日,在国家卫计委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计委科教司副司长金生国对规培时间、规培待遇、规培质量等与专科医师规培休戚相关的诸多问题做出了回应。对于规培待遇,金生国强调,国家将从政策上给予保障,保证参加专科医师规培的医生与基地专科医师享受同等水平的待遇。对于规培质量,金生国表示,通过严格执行规培基地遴选标准、规培内容与标准、基地师资能力建设、规培对象严格筛选等举措,培训质量是可以得到保证的。

  在3月1日由中国医师协会召开的“2016年两会医界代表、委员医学人才培养座谈会”上,北京大学医学部常务副校长柯杨表示:“在细节方面,国家卫计委与教育部等相关部门之间的工作还不够协调,缺乏配套举措。其实,对规培反应最大的群体是已经通过发论文达到某一岗位,但仍缺乏临床实践能力的医生。如果要求这一群体去参加规培,需要在待遇上予以保障,让这类医生能够安心接受培训。”中日友好医院院长王辰则说:“首先,住培与专培待遇确实是在制度实施过程中不容回避的问题。目前,规培待遇不仅不高,而且资金来源不明确。国际上的通行做法是,住培由国家统一出钱;在中国,规培基地、原来单位、国家财政、地方各级财政等给出的补贴如何确保到位,是关键性问题。”

3.戴松灵:加快推进家庭医生制度

  【代表介绍】全国人大代表、河南伊川豫港龙泉铝业董事长

  【代表案据】家庭医生又称全科医生,是指对服务对象实行全面的、连续的、有效的、及时的和个性化的医疗保健服务和健康照顾的医生。目前我国对家庭医生的定位是综合程度较高的医学人才,主要在基层承担预防保健、常见病多发病诊疗和转诊、病人康复和慢性病管理、健康管理等一体化服务,被称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我国医疗改革虽取得阶段性成果,但有些问题仍然突出。如医患关系问题,伤医辱医事件频发;由于患者健康及医疗信息不能共享,重复检查带来的医疗资源浪费及群众就医负担加重的问题突出;城市大医院“巨人症”问题,如2016年新年开诊首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量达2万多人次,场面堪比“春运”,不仅“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没有解决,反而增加了患者被误诊误治风险及群众“看病烦、看病没有尊严”,这种舍近求远的就医现象,充分说明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不足,基层医生缺乏患者信任。因此,如不加快为基层培养大量合格家庭医生,医改目标难以实现。

  国内目前培训合格的全科医生累计有17.3万,但真正注册者也仅6万余人,高达2/3的可注册全科医生者并没有将执业范围变更为全科医学专业,不愿意做全科医生。以河南为例,全省乡镇卫生院临床医生平均收入约2000元,在政府为基层医疗机构组织的高层次人才招录中,本科及以上学历者极少报名,即便是优秀的大专层次临床专业学生也往往招录不够。高层次医学人才招录难与在职优秀卫生人才流失快,两种现象并存,加剧了基层医疗卫生人才饥渴。

  【代表方案】高等医学院校应普遍增设家庭医学系(或全科医学系),从源头上解决家庭医生数量不足。进一步提高家庭医生待遇及服务能力,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家庭医生的收入是社会平均收入的3-4倍。真正按家庭医疗服务模式设置基层医疗机构,加快实施家庭医生首诊制(而非“基层首诊”)。坚持中西医并重,构建中国特色家庭医生制度体系。进一步开放家庭医疗服务市场,大力支持社会资本投资家庭医疗服务,由政府出资或由第三方评价支付的方式购买服务,发挥政府及社会两方面的积极性,加快普及家庭医疗服务。

  【北青网延伸阅读】2015年全科医学大会上,13名院士联合倡议:发展全科医学、培训全科医师,支持分级诊疗。

  全国人大代表、卫生部原副部长王陇德在近期的采访中表示,世界卫生组织一直推荐家庭医生制度,“家庭医生不是治疗疑难症的,而是提供基本医疗服务。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主要责任在政府,由政府来购买服务”。对于家庭医生的可操作性,王陇德表示:“我觉得不是可操作性的问题,而是观念问题。我们现在还是全科医生的概念,你看我们的全科医生系专业培养出来的医生在等什么?在等着国家分配。所以我的观点是最好叫家庭医生。当然,这需要国家也建立家庭医生制度。”

 

4.安康:保证“孤儿药”供应

  【代表介绍】全国人大代表、华兰生物公司董事长

  【代表案据】目前我国有罕见病患者近千万,而在治疗药物方面,经常面临药物稀缺(“孤儿药”)的局面,这不仅是医疗问题,也是深刻的社会问题。目前我国罕见病患者大都面临诸多共同问题:诊断困难,许多罕见病患者必须去上海、北京等地的大医院才能确诊;治疗困难,绝大部分治本的罕见病药品没有进口;治标的费用较高,疗程长,已参加医保的患者都感到非常艰难,未进医保的患者就更加艰难了,一些患者已选择放弃治疗;另一些患者则已在痛苦和遗憾中逝去。

  由于每种罕见病患病人群稀少造成市场狭小,制药企业利润无法保障,致使罕见病人所用的“孤儿药”开发、引进、生产无人问津,造成患者治本无望,面对病痛和死亡束手无策。

  另外,由于不被大众所了解,罕见病患者易被公众误解和歧视,人文关怀和社会救助欠缺,患者就医、升学、就业、婚姻、养老等问题很多,承受身心多重痛苦,难以融入主流社会,容易产生不和谐的局面。

  【代表方案】扩大对罕见病的介绍和宣传,重视并加强罕见疾病的婚前检查和孕期筛查,切断新增罕见病患者途径。

  政策上鼓励生产企业对“孤儿药”生产。鼓励企业对罕见病药品的研发和生产,对罕见药物放宽原料限制、加快药品审批,并对罕见遗传病药物如基因工程药物、基因治疗药物等的研制、引进、生产、甚至仿造,给予相应资金扶持,增加我国市场上罕见病药物的种类和数量,同时政府每年根据预测储备一定量的“孤儿药”,并对孤儿药物进行价格的限定,以满足国内市场中对“孤儿药”的需求。

  开展罕见病种类和患者情况统计、上报工作,这样做便于政府准确了解掌握患者情况,为药品进口、临床试验、治疗工作创造良好条件,为政府决策提供依据,也有利于国内制药企业摸清市场,鼓励药品开发。

  建立、完善罕见疾病社会救助机制。尽快让尚未参加医保的城乡罕见病患者进入医保,将已进口和新研制出来的“孤儿药”加快补充进医保用药目录,同时设立罕见病患者救助基金。

  【北青网延伸阅读】罕见病虽然罕见,但令人欣慰的是,关注罕见病的代表并不罕见。除了安康代表以外,另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孙兆奇今年也已经是连续11年在全国人代会上提出与罕见病有关的建议。

  另外,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科伦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革新近两年也一直致力于推动立法,呼吁支持用于预防、治疗、诊断罕见病的“孤儿药”开发。据刘革新的调研数据,目前纳入我国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的“罕见病”药品只有39个,其中仅3个为可享受全额报销的甲类药物;其余为乙类或省增补,患者还要负担5%-20%的费用。

  以戈谢病为例,这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疾病,临床表现包括:生长发育落后于同龄人,甚至倒退;肝脾进行性肿大;骨和关节受累,可见病理性骨折;皮肤表现为鱼鳞样皮肤改变,暴露部位皮肤可见棕黄色斑;语言障碍、行走困难、惊厥发作等;肺部受累有咳嗽、呼吸困难、肺动脉高压;眼部受累表现眼球运动失调、水平注视困难、斜视等。刘革新透露,我国约有1000名患者的戈谢病,一个成年患者的药费每年超过200万元,且需终生用药,绝大多数患者及其家庭根本无力负担。

  柯尊洪代表在小组会上补充了一个美国的例子:“有种罕见病,只需要一针的剂量就能痊愈,一针需要130万美元。由于需求太小,这个药品在中国无法产业化。”